副省长跑官被骗130万的幽默讽喻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8-01-08浏览次数:16

 近日,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安徽省原副省长何闽旭受贿案一审宣判,何闽旭因受贿841万余元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何闽旭还曾有过一次买官受骗的经历——何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能人”。此人称可帮助他升迁,先是

  向他要了30万元“活动费”,后又在何闽旭升任副省长后,说是他帮了大忙,又要了100万元。其实,何闽旭任副省长是正常的组织任命,与此人无关。(2008年1月5日《新京报》)

   堂堂副省长居然轻易被“江湖能人”给骗了,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着实是够幽默的。但笔者却笑不起来,近年来,这样的跑官被骗不时粉墨登场,早就让人产生了视觉疲劳,何闽旭只不过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最新版本”而已。仅去年就有——河南许昌县蒋官池镇党委书记甲光军,请人帮忙调动,被某“大人物”骗去65万元;重庆市江北区原区委常委传志福,收受巨额贿赂用于跑官要官,可收了他290万元的赵某竟是一个骗子;河北保定市前市委书记王昆山,为了能安稳当选市委书记,疯狂向企业索贿后“进贡”给一位自称是中央高级领导人身边红人的“贵人”,岂料这名所谓的“贵人”其实是一个诈骗犯……

  对一般的平民百姓而言,哪怕被人骗去几十上百元,也会心疼不已,选择报案。可贪官们竟然在几十上百万元的“买官活动费”被打水漂后,却心甘情愿吃“哑巴亏”,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日子照样过得比谁都爽。他们为什么会如此“阔气”?因为这些“买官钱”不是他们自己的,都是贪污或者受贿得来的“黑钱”。众多案例表明,贪官频遭忽悠,并不全是因为政治智商差,辨不清真伪,而是他们太有城府、太深谙“为官之道”了——一旦买到了一个更高的官位,就能很快地加倍给捞回来……

  这让我想起了一则旧闻:几年前,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集贤县农民张臣伙同他人冒充中央领导人亲属,以帮助官员“活动”提拔为由,从2001年11月至2004年6月,两年多时间“卖官”诈骗12次,从数名受骗的厅、处级干部手中骗取800多万元。而张在受审时讲述的诈骗经过和对当前官场及一些腐败官员的看法,则更是令人咋舌——“当官的谁不想与上级领导搞好关系?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和门路。如果有人能从中替他们拉关系,他们当然求之不得”,“在中国,骗腐败干部这种事来钱最快,也最安全”。

   从早几年安徽省原副省长、巨贪王怀忠为保住“乌纱”,“摆平”中央有关机关对其问题的查处,以实现其继续升官发财之梦,竟十分相信一伙骗子的花言巧语,一次就给其送去“活动”经费200万元,到前些时候发生的的安徽省原副省长何闽旭跑官被骗130万、落得个鸡飞蛋打的下场,都是被张臣之类的江湖骗子们摸准了“命门死穴”——当事者在做着跑官梦,想不择手段往上爬。贪官与骗子,一个想发财;一个有来得轻巧的不义之财,一个有“神秘的上层关系”,如此各有所求,故而一拍即合,上演了一幕又一幕荒诞剧。

   跑官被骗的“传奇故事”频现,一方面说明官场生态“污染”还没有得到有效治理,还在侵蚀某些意志不坚定官员的人生坐标和执政理念;另一方面说明“不跑不送,降格使用;光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使用”在一些地方还不同程度地存在,干部选拔任用上的许多漏洞还需要封堵。如果不从源头上拨云见日,不动真来硬让“高压线”带上“高压电”,仅靠下发通知、重申禁令、说两句狠话,是管不了多大用的,“愿打愿挨”式的阴暗交易还会继续发生。

版权所有:湖北经济学院纪委办公室、监察处

学院地址: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开发区杨桥湖大道8号

联系方式:E-mail:jwbgs@hbue.edu.cn ,jcc@hbue.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