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副书记忐忑踏上腐败路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8-07-01浏览次数:16

       市委副书记忐忑踏上腐败路 2007年7月22日,四川省资阳市中级法院经过审理,认定四川省乐山市原市委副书记袁俊维犯受贿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宣判后,袁俊维没有上诉。

       检察机关查明,袁俊维在1997年至2005年任峨边县委书记和乐山市委副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接受他人财物并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数十次收受20余人送上的人民币和美元,总计达393.6万元人民币、2.5万元美金。 综观袁俊维踏上腐败路的过程,可以说最初还是有种忐忑不安的心绪困扰着他,但后来,也许习惯渐成自然,他的胆子越来越大,终于抛却了心中的忐忑,心安理得地走在腐败路上。

       忐忑之心催生障眼术 袁俊维在任峨边县委书记时,曾将收受他人送上的20万元现金交给该县县委办副主任保管,与其他的企业赞助款一并用于一些财经纪律规定不能报销的开支。袁俊维调到乐山市委之后,每年也曾向组织上交过部分钱款。截至案发,袁俊维以交现金、工作经费、会议费等名义共计上交现金77.6万元。

       他为什么要主动上交部分贿赂款呢?原因出自他心中的一种不安的忐忑。可以说,他知道别人给他送钱是看上了他手中的权,不然谁认得他老几?可是作为官员,收受贿赂后果是严重的,一个县委书记自然很清楚这一点。但是,送到眼前的钱不收他又不甘心。为了安全起见,上交部分贿款可能会使自己有回旋的余地。可以说,这样做只是他的障眼术而已。

        四川川业水泥有限公司董事长为了得到水电开发和生产用电等项目,先后 5次给袁俊维送上13万元人民币。其中 2001年到2003年春节期间,该董事长都以拜年的名义,每年送给袁俊维1万元,袁俊维全部上交给市委办公厅; 2003年上半年李某又想开发水电站项目,到袁俊维办公室请袁给予支持,送给了袁俊维5万元人民币,而这次他却全部收下拿回家放在书柜内;2004年初李某请袁俊维出面协调公司新上项目生产用电事宜,再次送给袁俊维5万元,袁俊维收下拿回了家。

       四川银洋投资集团董事长希望靠上袁俊维,2002年、2003年春节分别以拜年名义送给袁俊维2万元人民币,袁将其中各1万元上交给市委办公厅。

       2001年下半年,银洋公司想获得依乌电站的开发权请袁俊维帮忙,该公司董事长借到袁俊维办公室汇报工作之机,送给袁俊维10万元人民币。袁俊维收下这笔钱之后,亲自到依乌电站所在的峨边县,说服县委书记将该电站的工程交给银洋集团做。2004年初,依乌电站建成投产后,该董事长专程到袁俊维办公室又送上10万元人民币作为答谢,他坦然收下了这笔钱。

        乐山成河综合电力开发公司孙某6次送给袁俊维26万元人民币,袁俊维将其中的3万元上交,其余23万元则收入私囊。 四川川河实业集团于某多次以拜年为名送给袁俊维数万元,袁俊维全部上交组织。但是,为感谢他出面协调项目贷款,于又送上20万元人民币,袁俊维却悉数收下。

        这样看似矛盾的行为在袁俊维21起受贿中共有7起。袁俊维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一是这些人给的钱不该收或因为不了解而不敢收;二是公务开支较大,有时候给领导买点礼品等礼节性开支的报销不方便而另辟蹊径。这些钱虽然上交了,但绝大部分依然由袁俊维和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使用。我们姑且相信他的理由,然而袁俊维的目的也很明显:牺牲一小部分,用以掩盖其堂而皇之收受大额财物的行为。

       忐忑之心败阵于贪欲 如果说前期袁俊维受贿时,对不太熟悉的人所送钱物能上交一部分的话,后来他对自己放心的人就完全不需要如此繁琐了。

        四川大河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一家国有企业,公司的董事长先后6次送给袁俊维共计60万元人民币。这位负责人是袁俊维在任峨边县委书记时认识的。1996年,大电公司建设沙坪电站,建设过程中资金出现缺口,贷款额度偏大,需要到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协调。为了表明当地政府的重视,袁俊维亲自带队来到北京的农业银行总行进行协调。入住北京民族饭店后,董事长给袁俊维送上10万元人民币,感谢他出面协调贷款,袁俊维很自然地就收下了。贷款落实后,董事长来到袁俊维所在的乐山市委大院的办公室,再次送上 10万元,以表达感谢之情。1997年大电公司筹备上市,董事长听说证监委要在四川确定一两个上市辅导企业,为争取到上市指标,董事长再次恳请袁俊维出面到证监委进行协调。在北京饭店,董事长又送给袁俊维10万元人民币。

        1999年,董事长以汇报工作为名将袁俊维请到大电公司驻乐山办事处,悄悄塞给袁俊维10万元人民币,再次请求袁俊维多多关心大电公司上市事宜。自此,每次他请袁俊维办事几乎形成惯例,只要袁俊维出面就要送重金,事情办成之后再送10万元答谢费。 乐山的江河分布较密,多数江河流量落差较大,开发水电是乐山经济发展的重点。袁俊维时任当地两河流域开发和电力体制改革两个领导小组的组长,在水电开发建设方面举足轻重。对此,袁俊维和民营企业主都非常清楚相互的地位、目标。企业主“以钱开路”让袁书记“开心”;袁书记召开现场会、协调各方利益,施展才能树政绩,尽了职责还有金钱回报,达到名利双收。据统计,袁俊维后期的一些受贿之举,非但没有上交一小部分,而且大多是在乐山市委大院内的办公室里完成的。

         对故交老友送来的贿款,袁俊维有了来者不拒的把握,此时,他的忐忑之心完全败阵于疯狂的贪婪。 忐忑之心被情义消弭 据检察机关查实,向袁俊维行贿的 21人中,有17个人的行贿与水电站开发和电力有关,其中袁俊维与原四川东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德军(涉嫌犯罪另案处理)的关系最为密切。

        1996年,王德军的公司在峨边县辖区开发茨竹电站、狮子山电站,时任峨边县委书记的袁俊维多次召开县级各部门负责人会议,要求为来峨边投资的企业、峨边的重点工程保驾护航。不久,袁俊维与王德军通过工作关系逐渐熟悉,开始了交往。1997年,袁俊维调任乐山市委常委、秘书长,王德军看中袁俊维是一支权力“成长股”,便将自己公司开发的位于乐山市中区东能大厦内一套住宅“优惠”出售给袁俊维,并安排下属装饰公司出资10万元进行装修,双方感情就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

        1998年年关,王德军到袁俊维家“拜年”,借机送上“过年费”几万元人民币;袁俊维出国考察,王德军送来 5000美元;他还常请袁俊维吃饭打牌,以垫底为名,每次都要送给袁俊维二三万元人民币;2001年春天,乐山市组织民营企业家到浙江省温州考察,由时任市委副书记的袁俊维带队,途中袁俊维提议打牌,王德军立即体贴地送给袁俊维2万元人民币。

        2000年袁俊维出任乐山市委副书记,随即从这年春节开始直到2004年,王德军到袁俊维家拜年送上的“过年费”涨到了数十万元。经查实,王德军先后以各种名义送给袁俊维65万元人民币及5000美元。

        王德军下的功夫最终得到袁俊维的认可,两人的关系从领导与被领导蜕变为铁杆哥们儿,对于王德军本人及其公司的事情,袁俊维则全力给予解决:东能集团修建当地狮子山电站,与当地农民发生纠纷,王德军一个电话打给袁俊维,袁俊维立刻命令峨边县公安局局长李锐亲自带队到现场解决,以保证施工顺利进行;东能集团筹建龙溪口、沙咀电站项目,袁俊维要求各部门“必须”全力支持,并亲自召集各相关部门负责人到工地开现场会,解决项目规划和报批中遇到的问题;电站建设中架设输电线路跨越多个区县,需要当地行政主管部门许可和支持,袁俊维到基层调研,就给下属各位领导打招呼,要求他们帮助协调,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当然,最后王德军为保全自己,在检察机关调查时抢先交代了他与袁俊维之间的一切诡秘交往。

        1956年6月出生的袁俊维,下过乡插过队,幸运地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1982年从西南农学院毕业后,来到乐山地区农委工作。 短短十余年,袁俊维以扎实的专业知识、吃苦耐劳的精神,成长为一位县委书记,此后仕途一路顺畅。 但在不到8年的时间,袁俊维受贿总额近400万元,平均每年50余万元,每月4万余元,每天1000余元,着实是“日进千金”。

        在羁押期间,袁俊维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从天堂到地狱”。虽然无法得知袁俊维的天堂指的是什么,地狱又是什么样,但透过袁俊维的眼睛能感受到,他常常在是与非、红与黑之间摇摆,是贪欲诱惑摧垮了他的思想防线,也战胜了他心中曾有过的忐忑,最终葬送了他的人生。

版权所有:湖北经济学院纪委办公室、监察处

学院地址: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开发区杨桥湖大道8号

联系方式:E-mail:jwbgs@hbue.edu.cn ,jcc@hbue.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