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市信用合作联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夏选民受贿案纪实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8-06-18浏览次数:15

   2006年10月至2007年4月,黄冈市纪委成功查处了该市信用合作联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夏选民受贿案,涉及违纪违法金额120.2万元,并挖出了市信用合作联社主任刘才明和副主任程金水等人接受他人贿赂80余万元、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原副行长祝迪润(副厅级)受贿87.4万元、外省市金融系统工作人员涉嫌受贿430余万元的重大违纪违法线索。全案共追缴违纪违法资金970万元,涉及湖北、广东两省金融系统工作人员6人,其中,县处级以上干部5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4人。

    追寻夏选民在违法犯罪道路上的人生轨迹,其原因是—— 源自“情”而毁于“贪” 2007年12月19日上午,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在审判庭上庄严宣判,夏选民在1999年至2004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黄冈市中心支行农金科长、黄冈市信用合作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党委委员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101800元。鉴于被告人夏选民自愿认罪,并退清全部赃款,且有自首及立功表现,为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予以减轻处罚,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8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

    为支持老领导的业务,慷慨解囊,违规购买国债5000万元,个人获利65万元 2000年8月,夏选民任黄冈市信用合作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经过两年的艰苦努力,扭转了全市农村信用社业务经营的被动局面,取得了可喜成绩。闲下来时他想到了过去曾关心过自己成长的老领导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副行长祝迪润(因涉嫌受贿被起诉),于2002年5月的一天专程到武汉将祝迪润接到黄冈来玩。祝迪润告诉夏选民:“我已申请准备提前退休,到福建省闽发证券公司总经理张晓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羁押)那里担任副总,希望在今后的业务上支持一下。”夏选民满口答应了。同年7月,祝迪润被闽发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聘为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年薪30万元。祝迪润走马上任后,除了急于想在工作中做出成绩,以显示自己的能力外,更重要的目的是想趁此机会大捞一把,于是首先便想到了夏选民,并拨通了电话,要求帮忙购买5000万元国债。夏满口答应。几天后,夏选民主持召开了市联社社务会议,将准备在闽发证券公司购买国债事宜向班子成员作了说明,大家讨论后同意以蕲春县信用合作联社的名义在闽发证券公司购买国债(当时蕲春县信用合作联社有一个亿的资金在市信用合作联社保管)。8月初,夏选民亲自安排有关业务科室人员去福州考察。8月8日,考察回来的业务科人员秦某将闽发证券公司总经理张晓伟签好的委托购买一年期5000万元国债协议书送到夏选民的办公室,夏选民让秦某代表蕲春县信用合作联社在协议书上签了字。为规避有关部门的检查,当时协议书只签订一份,年利率为6%,高于当时市场融资利率,并于签订协议的当天将5000万元汇往该公司帐上。

    夏选民帮老领导祝迪润做成了一笔数额可观的业务,两人的交情骤升,关系更密切。按照有关规定,购买此笔国债是违规行为,夏选民为何还敢冒此风险呢?这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表面看,购买国债是为单位创收,实际上是他想从中得回扣。在商谈购买国债时祝迪润已承诺给夏选民中介费,只是多少没有定下来。2002年8月底的一天,夏选民和两位朋友去福州专门看望祝迪润。此行醉翁之意不在酒,祝迪润心如明镜,当两人单独在一起时,祝迪润非常高兴地说这笔业务已做好了,正准备找张晓伟要点业务费。同年9月的一天,张晓伟在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以闽发证券公司名义给祝迪润150万元融资中介费,祝迪润拿到钱后,迅速打电话告诉了夏选民,并约定上海见面。第二天,夏选民乘飞机直奔上海,刚下飞机就见到了在机场迎候的祝迪润。在夏选民下榻的酒店房间内,祝迪润说:“中介费已经到手了,张总给了130万元(隐瞒了20万元),你我各得65万元。”次日,夏选民携带65万元现金坐火车赶回黄冈。 为照顾老同学的关系,大笔一挥,违规购买国债1.5亿元,中饱私囊41万元 夏选民利用职务之便帮老领导的忙,轻而易举得到大笔回报,想到自己每月只有不到2000元的工资,内心有说不出的滋味,他多么希望像这样的馅饼能从天上多掉些下来,并充满希望地“守株待兔”。其实在与闽发证券公司交往之前,夏已与甘肃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深圳营业部有过业务往来,并冒着风险购买了国债1.5亿元,委托该公司运营管理,该公司承诺按一定比例给个人返还中介业务费150万元,如果不出意外,丰厚的回报只是早晚的事。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夏选民有个同学丁某,在南方某省金融系统工作。2002年3月,丁某打电话问夏选民黄冈市信用合作联社有没有富余资金,并称其有个朋友叫祝磊,在甘肃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深圳营业部负责投资业务,想购买国债,如果做成了可按点数给个人支付业务费。夏选民觉得有利可图,爽快地答应了。为此,夏选民主持召开了社务会,在会上将购买国债的想法向大家通了气。从说话的语气大家明白了,一把手定了的事还有谁去反对呢?经过一番考察后,夏选民又先后两次召开专题会议,最后由夏选民拍板定夺,在该公司购买了1.5亿元期限为一年的国债,协议规定年利率2.25%和年委托利率3.33%。办完这笔国债业务手续后不久,祝磊请夏选民在深圳吃饭,夏选民的老同学丁某也到场,席间,丁某提出中介业务费问题,祝磊承诺业务费按公司的惯例肯定不会少的,定下来后会及时相告。

    2003年春节前,祝磊带上两瓶五粮液酒、一条中华烟和一台价值1万元的笔记本电脑从武汉专程赶到黄冈看望夏选民。同年3月,上级主管部门明确指出黄冈市信用合作联社在甘肃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深圳营业部办理的购买国债业务是违规经营,要求加大清收力度,定期汇报。眼看一年期限快到了,该公司感到压力较大,要求祝磊出面做好工作。同年4月的一天,祝磊给夏选民打电话称:“受营业部领导委托,给20万元请你帮忙疏通一下关系。”当天下午,祝磊带着丁某的儿子来到黄冈,将20万元现金交到夏选民手上。考虑到这笔业务是老同学丁某介绍的,便当即拿出10万元给丁某的儿子。 夏选民心里盘算着,这笔业务金额大,又承担了风险,而得到的回报与闽发证券公司相比差距太大了,心理不平衡。于是,他由被动接收到主动出击。

    2004年4月的一天,温州商人周某找夏选民帮忙贷款,因周某没有抵押物不好贷款,夏选民便答应找私人借钱,于是拔通了祝磊的电话要求借20万元现金给其朋友做生意。祝磊虽感到为难,但考虑到业务关系,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当天就从武汉赶到黄冈,将钱如数交给夏选民,夏选民让周某打了一张借条交给祝磊。过了一段时间,周某到夏选民的办公室还钱,夏选民跟祝磊电话联系,祝磊称正在北京出差,回武汉再说。这时,夏选民提出将此笔钱借给其妹妹经营周转,祝磊只好同意了。2005年4月,夏选民到广州出差,见到祝磊时谈及这笔借款时,祝磊说钱不用还了,让夏选民自己留着用,夏选民毫不客气地将此款据为己有。后来,由于该证券公司出了问题,祝磊害怕牵涉到自己,专门到黄冈找夏选民要求归还20万元借款,被夏选民以种种理由搪塞了。然而,1.5亿元国债还有12470万元至今无法收回。

    为博得妻子的欢心,听之任之,继而燃起贪欲之火,堕入金钱的陷阱不能自拔 “妻贤夫祸少,贪妻必害夫”。夏选民步入歧途,沦为人民的罪人,其妻子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早在1998年夏选民任中国人民银行黄冈市中心支行农金科长时,曾利用有限的职权为朋友办事,当朋友送钱以表感谢时,夏选民不为所动,但由于妻子对钱财爱不释手,促使他安守本分、洁身自好的思想发生了改变。

     1998年5月,在黄冈做生意的温州籍商人周某盯上了够朋友、能办事、愿帮忙的夏选明。周某运用“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的办去,想方设法拉关系,套近乎,赢得了夏选民的信任,先后贷款520万元做生意,夏选民从中得到了不菲的回报,收了周某送的钱物共计24000元。其中有一次周某送了2万元现金,夏选民嘱咐妻子一定要将2万元现金退给周某。过了一段时间,夏选民问妻子时才知道那笔钱没有退,责怪了妻子。然而,在妻子阵阵“枕边风”的吹拂下,他那颗砰砰直跳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他回想这段时间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可怕,一切都是风平浪静,便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理,对妻子的做法听之任之,默认了妻子收下的第一笔现金。

    试想,第一次有人送钱,如果妻子听了丈夫的话,及时将不义之财退掉,并给丈夫提个醒,敲敲警钟,也许夏选民的人生会有再续辉煌的历程。正是妻子爱钱、贪财,深深地影响了丈夫,夏选民惭惭地心灵开始扭曲,贪欲越来越旺,在收受他人钱物时由担惊受怕到心存侥幸,由负罪内疚到心安理得,由被动接收到主动索要,由一次几万元到一次几十万元,贪欲之火成燎原之势。

    一次,夏选民从闽发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祝迪润那里拿到回扣65万元回家后,虽然谎称是祝迪润让其帮忙兑换美元,但妻子心里最清楚,却不点破,并且为妥善处置这笔钱忙了好一阵子。先是按丈夫的旨意用司机陈某的身份证,将其中的40万元分别存在夏选民的表弟、外甥和自己妹妹所在的3个储蓄所,以遮人耳目,避免影响。另外 18万元交给蕲春县交通局甘某帮忙买屋基,还有7万元由自己掌控。一个月后,又按丈夫的要求将40万取出赶到武汉,请朋友帮忙兑换成 48000美元,存进了汉口交通银行。

    2005年8月底,祝迪润到黄冈找夏选民借现金10万元,夏选民又叫妻子先后两次到武汉,在汉口交通银行取出1.5万美元借给了祝迪润,其余的美元换成人民币25万元汇到夏选民的妹妹公司账户上,剩下的钱留在自己手里支配。 夏选民搞权钱交易,深得妻子欢心,致使贪婪欲望被激活,只要有机会就出手,除在证券公司违规购买国债个人获利外,还违规放贷、以投资名义拿回扣等,对送上门的钱财,无论多少,来者不拒,甚至主动索要。

    ——2003年初,黄冈市信用合作联社准备建办公楼附楼,在夏选民的关照下,市直一个单位领导瞿某的妻子顺利地承接了该办公楼附楼70万元的工程,并按时结清了工程款。同年下半年的一天,夏选民到瞿某的花卉公司看花时,发现周边私房盖的比较好,就让瞿某帮忙买块100平方米以上的地基。由于地基超过100平方米必须有两个人的名字才能办证,瞿某就征求夏选民的意见,以夏的妻子和儿子的名字办理。后来,瞿某的妻子自己出钱,按夏选民的要求将办好的200平方米征地手续和办证的相关费用共计51800元的发票送到夏选民的家里交并交给了其妻子,夏选民和妻子对付款之事只字不提,至纪委调查时仍未支付此款。

    ——2004年4月,黄州建筑商杨某在熟人的介绍下认识了夏选民,夏选民利用职权帮杨某在市信用合作联社贷款1100万元,没有按信贷管理的有关规定和操作程序办理,而是采取不调查、不审查、不研究、不报批、不开贷审会,直接签字发放的。杨某为报恩,先后多次送给夏选民现金共计7600元。

    ——2005年5月,经夏选民同意将市信用合作联社小型机房建设工程交由武汉一个建筑公司承建。2006年春节前工程完工后,该公司总经理鲁某送给夏选民1万元现金。 …… 因“情”而始,以“贪”告终。夏选民对自己所走过的犯罪道路进行了认真思考,含泪写下了“金钱要人命,人情是祸根”的深刻认识。但是他的醒悟太晚了,等待他的将是8年的铁窗牢狱生活,其代价实在是太昂贵了。

版权所有:湖北经济学院纪委办公室、监察处

学院地址: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开发区杨桥湖大道8号

联系方式:E-mail:jwbgs@hbue.edu.cn ,jcc@hbue.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