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司在菲律宾卷入贿赂风波始末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7-09-28浏览次数:19

    无意间,中国公司中兴通讯(000063.SZ)卷入了一场菲律宾风波。

   9月25日、26日,《菲律宾每日问询报》等当地媒体开始以《菲律宾暂停更多中国项目》为题转述了多位菲律宾农业部等官员暂缓中国项目的决定:其中包括一项涉及124万公顷用地的农业开发项目,以及中国开发银行关于对当地克拉克空港开发提供超过16亿美金贷款项目。

   9月26日,菲律宾当地电视台第三次直播了针对菲律宾“国家宽带网(NBN)-中兴”3.29亿美元项目(以下简称NBN项目)的参议院听证会。电视画面上,菲律宾高等教育委员会主席、前国家经济发展局负责人Romulo.Neri,选举委员会主席Abalos分别出席当天的听证会,与该事件的“发难者”——中兴通讯在竞争NBN项目中的竞争对手——菲律宾本土公司Amsterdam Holding Inc(以下简称AHI)创始人之一Joey de Venecia III展开激辩。当地公开信息显示,Joey de Venecia III为菲律宾现任政府反对党、在当地执政长达15年之久的众议长Joey de Venecia 的儿子。

   2007年8月,Joey de Venecia III指称,中兴通讯向选举委员会主席Abalos和菲律宾总统阿罗约的丈夫Jose .Miguel. Arroyo实施了贿赂,Abalos再向前国家经济发展局负责人Romulo.Neri贿赂共达2亿比索,从而使中兴通讯最终获得了NBN项目的承建。由于调查尚在进行,菲当地最高法院一周前向中兴通讯发出限制令致使NBN项目暂时搁置。

   9月26日,中兴通讯驻菲律宾当地官方负责人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做出坚决回应认为:在9月20日举行的第二次听证会上,菲律宾国家通讯部副部长已就项目的必要性、项目资金情况以及公众的质疑做出详细说明,“至今听证会还没有调查出任何证据证明中兴通讯有违规行为”,他同时表示:“事态演变到今天的局面出乎我们的意料,很明显,非商业的因素在影响着的事件发展,我们仍在积极等待各方协商的结果。”

   9月25日,菲律宾总统阿罗约援引一份内部调查称,“对中国公司中标国家宽频网络工程项目中存在行贿行为的指控尚无根据”。而据26日当地《马尼拉消息报》透露,阿罗约临时成立了一个“中国项目监察专门小组”,以便更为公平透明地处理类似中菲项目的进展。

   详解竞标全过程

  在公开转播的上周四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菲律宾通讯部副部长介绍,NBN宽带网项目是2006年阿罗约政府上台时施政纲领提出的“BEAT THE ODDS”国家宽带项目重大战略目标的直接体现,发展该项目主要是为改善菲律宾基础网络、电子政务都较为落后的现状。按照规划,该网络建成后将连接总统府、议会、法院、国家经济发展署等菲律宾政府核心部门,连接全国14个区、79个省的25000多个中央政府分支机构和市政厅等地方政府机构。

   同时,该通讯部副部长向公众说明了中兴通讯最终胜出的全过程:

   在2006年招标之时,该项目三家公司参与竞标:中兴通讯,菲律宾当地公司AHI,以及另一家在美国公司Arescom Inc(以下简称AI),三家公司的报价分别为:中兴3.29亿美金,AI公司为1.35亿美金,AHI公司为2.4亿美金。竞标分技术方案、融资方案竞标两部分进行,故首轮技术竞标中,由于AI是一家美国集成方案提供商,缺少规模电讯网络经验,AI成为最早退出竞争该项目的公司。   而此后中兴与AHI的对决也很快拉开差距。

   从技术上看,中兴提供的方案是最为先进的Wimax技术,并且中兴通讯已经有覆盖全球的网络经验,其客户包括世界一流的运营商沃达丰、法国电信、和黄等公司;而AHI仅是一家在当地注册金额为20万美元的小公司,同时,AHI在其方案中仅强调了自己有“强大”的技术和资金支持者,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该支持者是谁。

   该通讯部副部长同时在听证会上指出,虽然从报价来看,中兴通讯的报价3.29亿美元高于AHI的2.4亿美元,他认为AHI提供技术方案的配置以及技术先进性远低于中兴。他举例说,中兴可以为菲律宾政府设立300个Wimax无线宽带基站等通讯设施,可以链接所有电话、手机和因特网,而另两家公司的方案都达不到这些条件,他同时认为“按照AHI和AI两家公司的报价基准,如果要达到中兴方案的设备配置,AHI应该要达到5.62亿美元,AI公司要达到10亿”。

   而融资方案的优劣更是一目了然。

   据中兴通讯驻菲人士介绍,NBN项目已成为“中菲经贸合作”一揽子协定12个项目之一。

   而据中兴通讯方面有人士介绍,在各方推动下,中兴通讯与菲律宾交通与通信部签署了菲律宾政府宽带网络设备及工程服务合同。根据该合同约定,中兴通讯将提供总金额约为3.29亿美元的宽带网络设备及服务,该合同属于与中兴通讯公司日常业务经营相关的产品销售合同。但是,根据该合同的相关约定,该合同的生效取决于一系列先决条件。这些条件主要包括相关融资安排的落实及菲律宾有关政府部门的同意等。相对来说,前述先决条件并未完全满足,对于中兴通讯来说该合同尚未生效。

   微妙的是,也就在这个供货协议之后,AHI公司创始人之一Joey de Venecia III开始公开向菲律宾通讯部发难,指责该项目运作“程序不合法”,并在此后陆续上升为对各政府官员的指控。而据菲律宾当地媒体披露,鉴于Joey父亲为阿罗约反对党,此举政治意味浓厚,远非商业竞争如此简单。

   而当天亦有当地媒体指出,菲律宾法律规定,总统及议员的亲属涉及的公司不允许参加政府投资的项目,故AHI亦有违规嫌疑。

   部分中国项目被延期

  《菲律宾星报》曾披露,2006年6月中旬,菲律宾经济发展署、交通通信部、信息通信技术委员会向媒体公开表态,证明中兴通讯承建的菲律宾政府宽带网项目的“合法性、先进型、经济性”,并对之前相关媒体的失实报道做了正式澄清;2007年8月,菲律宾司法部针对政府宽带网项目出具了审核意见,再次证明了中兴通讯承建该项目的合法性;2007年8月底,菲律宾反腐官员亦公开表态“针对中兴通讯贿赂高官的指控缺乏证据”。

   2007年9月18日,在第一次菲律宾参议院为NBN项目举行的听证会上,Joey de Venecia III突然指出,该项目背后有“神秘人士”。据当地宿雾(CEBU)日报报道,持续了一周的反对声音认为:该合同的疑云太多,商界支持参议院继续对此进行调查。“通过独立调查,我们就可以知道该项目到底是否必要,如果证明对公众利益不利,就应该取消。”

   但由于上周的两次听证会都没有显示任何实质证据,另一方的声音也开始放大。阿罗约25日表示:“我们指示该情况应该慎重调查,调查结果表明这些(指控)未经证实。”

   而据当地《INQUIRER》25日报道,菲律宾代理司法部长表示,“阿罗约已经指派了几名关键的政府官员去向中兴解释为何该项目被暂时搁置”;报道称,阿罗约表示,与中兴进行协调和交谈的原因是,“不要给其他中国投资者错误的印象并把他们从菲律宾吓跑”。

   该报道称,菲财政部的一位负责人TEVES透露,中国投资者对中兴事件感到沮丧,“中兴在中国是一家被尊敬的公司,而在菲律宾却受到了不同的对待”。

   据《菲律宾星报》报道,在复杂的外部环境压力下,9月25日,菲律宾农业部长ARTHUR YAP宣布了对“吉林富华公司”和“北大荒公司项目”的“无限期延迟”,YAP称这两个项目是政府与中国签订的17个农业项目的部分。该项目允许这两家公司在菲律宾租用140万公顷农业用地。吉林富华预计在接下来的5-7年中,投资38.4亿美元。在2007年完成50000公顷的杂交玉米和甜高粱种植。

   YAP26日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强调说,这个决定“与NBN 项目的延迟无关”。此外,菲律宾有关方面也要求参议院迫使政府公开中国开发银行对克拉克空港开发提供16亿美元贷款项目的谈判细节。

   “推动,而不是阻碍中菲贸易”

   据悉,针对牵涉到越来越多的中国项目,26日,阿罗约政府临时成立了一个“中国项目监察专门小组”,以“保证由中国贷款融资的项目的透明性”。据记者了解,该小组成员由菲律宾贸易部长FAVILA和预算部长ANDAY等官员及当地教会代表、菲律宾地方当局联盟代表等组成。

   据《菲律宾星报》引用阿罗约一段声明认为,成立该专门小组目的在于推动而不是阻碍中菲贸易合作。“中国目前是我们第三大贸易伙伴,从2002年开始,我们从与中国的贸易中获得了持续的贸易顺差。”阿罗约说,正是出于保护双边贸易成果的目的,她成立了专门的小组去监察中国方面的一些项目。

   而在26日下午电视直播的NBN听证会上,菲前国家经济发展局负责人Romulo.Neri坚决否认了曾经接受过选举委员会主席Abalos两亿比索的贿赂。当天听证会主要围绕三大问题展开:1、该工程是否必要?2、如果必要,是由公共部门还是私营部门投资?3、如果由政府做,是否成本太高?这是否构成腐败之源?

   一位业界人士认为,从全球政府网络建设经验来看,出于国家安全与效率考虑80%政府采用的是政府投入的方式,“美国前几年采用的是私人投资方式,即由私人投资建一张网,政府以租用形式获得该网使用权”。他说,私人投资对政府前期投入成本而言相对的确较轻,但是长期来看存在安全问题,同时效率也较慢,“美国从去年开始由政府投一百亿美元重建政府网络”。

版权所有:湖北经济学院纪委办公室、监察处

学院地址: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开发区杨桥湖大道8号

联系方式:E-mail:jwbgs@hbue.edu.cn ,jcc@hbue.edu.cn